渣男骗我同居花费后还要玩劈腿

渣男骗我同居花费后还要玩劈腿

2018-08-05 09:46





口述:张莉

整理:慕城

脸上被狠狠扇了一巴掌,不这样我还无法清醒。(文/)看到司徒涛的神情,我完全相信了眼前这女人说的一切。
她那因为气愤而严重变形的面孔,是我见过最狰狞的一张脸。我可以想象,她有多想吃我的肉、喝我的血。我怎能替自己解释,当中的隐瞒以及误会?最该死的,就是司徒涛!

“你走!”我唯一能够做的,就是赶司徒涛和他老婆离开我的家。还以为,我遇到了可以托付终身的男子。还以为,同居合适就顺理成章的结婚。之前,我还原谅了司徒涛的朝三暮四。我已经替他赶跑了,企图插足我们幸福生活的张丽娟。我还来不及以胜利者自居呢,就被司徒太太轻松击败。

我没有一双慧眼,看不出司徒涛是隐婚男。这是个荒谬的世界,你欺骗我、我欺骗她。于是,永无下限的死循环。单身太久了,实在无法拒绝优秀男人的诱惑。况且
,司徒涛是不折不扣的谎言家。他能够将自己的经历说得荡气回肠,能够把我体内最原始的爱欲从沉睡中唤醒。活该,上当受骗!

于是,我不忍心司徒涛长期住在酒店。一来,这是一笔很大的花费。二来,我出人不太方便。三来,同居可以给司徒涛家的感觉。人最可恶的,不是没有感情——而是,利用感情。《金枝欲孽》中,安茜咬牙切齿的说。现在,我真是感同身受了。我竟在不知不觉之间,糊里糊涂的当了小三!

今天,我的右眼皮总在跳啊跳。左眼跳财,右眼跳灾。一丝不祥的预感,从早上起床始终萦绕心头。直至加班
回家,还没有什么糟糕事情发生。我轻叹一声,正准备放下这块大石。开门,却看到客厅上还有第三个人、而且是女人。我刚想说什么,就被对方一个巴掌拍过来。醒了,我的痴梦。

司徒涛拦在我们之间,他生怕造成什么人员伤亡。我没有资格还手,但更不想站着不动白白挨打。那画面,可想而知的混乱。司徒太太用尽天下最恶毒的语言“赞美”我,司徒涛用尽最大努力劝说。他玩出轨,玩得乐不知蜀。住在我家,吃我的、用我的。我倒成了高级保姆,还要免费的陪睡。

如果不是保安上来敲门,这场闹剧怕没这么容易收场。

温馨舒适的家,被破坏的疮痍狼藉。一如,我的爱情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