蒙受“时尚博主”不再酷

蒙受“时尚博主”不再酷

2018-07-04 23:06

我的抬头太复杂,最避之不及的是“时尚博主”。早个七八年,我挺起腰杆,不隶属于任何媒体,自耕博客的一亩三分地,自封“时尚博主”,有点“揭竿而起”,“落草为寇”的意思。后来,微博出现了,上了梁山的好汉就越来越多,很开心。但这个很酷的甫士没摆多久,就再也不愿别人唤我“时尚博主”了。


多年前,Gucci的设计师FridaGiannini把当时正时髦
的“时尚博主”们请去纽约,让他们和Madonna、Gwyneth Paltrow以及TomCruise等国际巨星同席而坐。然后,她话中有话地说:“他们在现场都疯了,纷纷无以复加地大书特书。”节操呢?显然碎了一地。尽管不乏高水准的时装新媒体,但来自传统时装行业的大佬们,显然都用异样的眼光在看着这些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“孙猴子”,索性胡乱给个“弼马温”的头衔,也好收养了,别在下界闹出什么乱子。因此,在野的永远是酷的,被品牌假模假式地捧上“天庭”,和满天神佛同出同进,美酒佳肴、五星级酒店、头等舱地招待着,固然听起来很美,但一点也不酷了。


“新媒体”革命和历史上的很多政治革命,没啥本质区别——一小撮天真浪漫的知识分子,高喊“革老子的命啦”,于是泥沙俱下,闹哄哄地展开夺权战。当然,我从未放弃过“新媒体终将获得胜利”的信念,只不过太多毫无专业素养的年轻人,污名化了“新媒体”,鲜生产实质性,有价值的内容。在中国的媒体界,有种很奇怪的东西叫“小稿子”,公关给钱,媒体就找个犄角旮旯的地方帮忙登载。传统媒体给记者一个300块的红包是行价,但今天数的出来的时尚自媒体若在微博上,发这么个毫无报道价值的“小稿子”,已经没有低于1000块的了。微信公共平台更贵,有个微信上“自媒体联盟”的组织为旗下所有“加盟者”都统一了刊例价——3000块,不还价。于是,这个梁山当真热闹啊,为了搞钱,比CCTV还不如,准备个小黑稿,跑到品牌那里去要钱,不给钱就黑之。


当然,品牌也嗅到了新媒体的影响力,却错误地以为找到了免费发声的捷径,但游戏真的不是这么玩的。几乎所有的奢侈品牌都有自己的官方微博,但发布的内容统统
要经过不懂中文的总部来审核,更不用说和网络意见领袖灵巧地眉来眼去了。都说诗歌不可译,微博其实也不可译,充满机锋的140字,夹杂了群众喜闻乐见的“网络语”,请问简简单单的“马上有男人”翻成英文该如何做到信达雅?


还没等到新媒体真正散发出其革命的力量,便已经迅速地被招安。现如今,哪个知名的博主还是单打独斗?团队都建起来了有没有?拼图、销售、文案、推广,缺一不可。据说小P老师的团队有四五十个人。于是,原本极具个体性的自媒体,日益呈现出传统媒体的运营趋势。那个活跃在网络上的“个人”,已
经成为一个符号,背后则是陈旧得一塌糊涂的游戏规则。这一切真是太不酷了。


前阵子,在instagram上红得发紫的JamesFranco写了篇文章《论自拍的意义》,讲得很清楚,自拍是“伪私密时刻”,明星们利用社交媒体平台抛出亲手炮制的私密照片,这可是昔日狗仔队所梦寐以求的东西。哪怕是这位大才子要发一张关于书、绘画和诗歌的照片,他都要“尽量配上一张自己和小狗的自拍照,或者裸露上身的自拍摄,或者和SethRogen的自拍合影,因为这些都是观众普遍喜欢的。”为了讨好一个个亲手过来点“赞”的观众,明星们所创造的“伪私密时刻”,又哪里谈得上真实?JamesFranco自己也承认,这和传统电影业的宣传手法如出一辙。


古代有“伤仲永”的故事,如今的新媒体像极了过早透支才华的“仲永”,媒体环境虽然一直在变,可能维系这个世界的权力机制可能根本无法改变。